• 夏至
  • 永泰风景3
  • 永泰风景2
  • 永泰风景
  • 水天一色
  • 梯田丰韵
  • 大洋洋尾寨
  • 云顶天池
当前位置: 永泰新闻网>县域文化>民俗风情 > > 正文
不朽的香樟王
2018-09-20 18:41:44 许鸿松来源: 《大樟溪》  责任编辑: 林钊恩   手机版

六个青壮劳力,搜尽了当时所能找到的代木工具——柴刀、劈柴斧、阔嘴斧、斩锯、弯把锯、直鳞锯,整整作业了两天,随着那一声声“咔——嘎嘎——哗——轰”撕裂碰撞的轰鸣声,一株约历五百年岁月而终至寿归正寝的巨大樟树王,终于被肢解而倒地。

时间:一九七五年初秋。地点:一个约200多人口的池姓小山村——畲地。

清朝康乾年间的某一天,一对家住尤溪县以弹棉手艺谋生的池姓父子,来到了畲地。只见这里众山皆挺秀,众水尽西流。遂决定在这里定居。他们选中了一块地方建房子。横亘连绵的后山底下,是一条蜿蜒曲折的小山脉。小山脉的尽头有一股清泉汩汩而流。离清泉数丈外,裸露着一块表面光滑呈长条形的巨石,巨石的前方,呈放着一个直径一米多的圆滚滚的石珠。好一个青蛇吐珠的宝地。更为难得的是离石珠约十丈外,一株香樟郁郁葱葱展现勃勃生机,其外形呈华盖状,俨然又一颗大绿珠。

春天来了。当大地从薄明的晨曦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居住在香樟树上的居民们忙碌起来了。麻雀唧唧喳喳的大合唱,唤醒了人们的酣梦。“绞刀鸟”总是卖弄曼妙的身姿,拍打着剪刀般一开一合的翅膀穿梭于前廊后院。鹊鸲常光顾茅厕让人生厌,但那一声声“鞠啾”、“鞠啾”的预告客人来临的广播声,总让好客的主人欣喜万分。  鸽鸟那类似于蜻蜓点水般的飞行姿势伴随着一声声“唧令”、“唧令”的鸣叫声直冲云霄,让人顿生壮志冲霄汉的豪情。据说舜在历山耕田时,鸽鸟帮过忙,所以受到舜的奖赏。而喙和两脚长成红色标志的“红嘴蓝鹊”,总是三五成群的边跳跃边发出“喀喀”的鸣叫声,它们是小孩子们的最爱。

还有不少不知名的鸟儿,它们在香樟树的庇佑下,快乐地生活着。这时的香樟树简直可以和广东新会县的“小鸟天堂”相媲美。

夏天到了。香樟树又成了知了的天堂。那一声声“这个这个咴嗬,这个这个咴嗬”的长吟,淹没了蟋蟀、油蛉的低唱。这时,也只有稻田里的青蛙合唱团的协奏曲方能和知了们的演奏队一决高下。

秋月升上来了,淡淡的柔柔的清辉洒满了大地。香樟树冠似烟非烟梦幻一般。透过香樟树的缝隙,隐隐约约地可以窥见忙碌了一天的鸟儿们在静静地休憩,它们在养精蓄锐,等到明天把满树的香樟籽撒播到四面八方。突然间刮起一阵凉风,那些陪伴在香樟树周围的竹子,随着风的节奏,正虔诚地不知是对着月亮还是对着香樟树朝拜。香樟树的柔枝细叶似乎受到感染,同时发出沙沙沙的回鸣。妙不可言啊,这万籁之声!

对着香樟树赏月的人们,心清似水,澄如明镜。

香樟树顶蒙上一层薄薄的清霜,宣告冬天的到来。难得的是下雪,南国的雪自然别有一番韵味:

滋润美艳南国雪,偶尔光顾世称绝。崇山峻岭戴白帽,茂树修竹着素靴。啪啪噼噼落珠玉,袅袅娜娜舞蛱蝶。世间万物齐欢庆,天地与人享和谐。

冬天已经降临,春天还会远么!人们期盼着春天的到来。

话说时序更迭,岁月流逝。清咸丰年间,随着池姓人口的繁衍生息,从原先的一对,发展成如今的男女大小约一百多人。原先的老房子已成祖厝。旁边辐射出的近十座房屋,大多和祖厝同一坐向——甲庚向。

每年的元宵节热闹非凡。拜祖宗、敬神明、闹花会。组织元宵活动的人称元宵头。元宵头逐房逐户依次轮流,周而复始。有别于其他地方习俗的是:这里的元宵头在移交权力的同时还移交米  时粑——旧宵头移交来的已舂好的敬献后足够分给全村人品尝的米  时粑。手捧几十斤重的米  时粑行跪拜之礼这是何等的神勇。青壮男子此时也正是展现自身阳刚之气的最佳时机。。

这时,祖厝左前方的那株香樟树似乎也已长到巅峰,主干大到无与伦比,枝繁叶茂。那华盖式的树冠几乎覆盖了近一亩的土地。

与这些同时在发展的,还有乡间的文化。此时的畲地人文鼎盛。人们不愿囿于畲地这个小山村,他们想让更多的人认识畲地,认识畲地人。他们办起了戏班。编剧的,演戏的吹打弹唱以及各式道具,凡所应有无所不有。他们一炮打红。农忙时他们在家排练,农闲时他们四出巡演。所到之处,人们无不争相观看,如醉如痴。以至于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流传下来一句:畲地出戏班,猪母会“行骸”(意为妇女们沉迷于观戏,撇下喂养母猪的事不管,以至于把母猪饿得连走路都趔趔趄趄,类似于花旦的舞台步履)的俗语。

不曾想到的是,这边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演得如火如荼,而那边——畲地祖厝左前方的香樟王却日见憔悴,枝叶凋零。

“这么小的乡村,竟然出了皇帝,地力不衰退,那才怪呢”一时间,流言四起,人心惶惶。

好在香樟王颇为争气,在连续三年不吐嫩芽的情况下,第四个年头,终于迎来了其生命中的第二个春天。吐嫩芽,开白花,结硕果,雄风依然。

斗转星移,约五百年的时间过去了。而今香樟王的生命终于走到尽头。

砍倒的香樟树卖给了长乐梅花造船厂。造船厂带来了几十个工人,几番忙碌,凡造船用得上的木料材积竟达46.3立方米。

这批木材是靠柴亻夫陆运到长口潭畔后顺大樟溪水运而后又是车运,直到造船厂。

那些树枝成了村民们的劈柴,作为煮饭的能源。而地面上的枯枝败叶将化为腐殖质,滋荣着另一批花草树木。在废墟上,定然会有小香樟树长出。

我怀着怅惘的心情站在六七个人合抱被砍伐了的巨樟的树头前。树桩内部中空的那部分足以打一张双人床。树和人一样,在大自然霜刀雪剑外力的侵蚀下,加上自身的衰老以至失去免疫功能,直到生命的终结。

在田堘处,赫然露出一截直径约七八寸的樟树桩。我找来锄头挖出一段约一人多高的樟木。我把它锯成木板,又找来几块香樟的近亲——鸭脚樟板。动手打制成一个小书柜。小书柜散发出淡淡的樟脑香,它装着我平生最喜爱的书。每当打开书柜的门,那樟香和书香组合成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馨香,着实让人陶醉不已。

来自浙江苍南大半生摇动手中的拨浪鼓,走村串寨见多识广的小商人丁树,自然比常人更具商业眼光。他包下了香樟那深入地底的根,在横坑水尾地方架起了炉灶,用香樟王的根蒸煮樟油和樟脑。

香樟王是伟大的,它为了人类而粉身碎骨。

香樟王又是不朽的。

改革开放的大潮冲击着神州大地。长乐梅花造船厂用香樟王为材料造出的不同吨位的海船,定然是满载着香樟王故乡人的情意,满载着当年戏班未竟的心愿,问候过七大洲四大洋的不同国度,不同肤色,不同语言,不同文化的人们。

那些随风飘落的以及从小鸟的嘴里跌落的香樟籽,定然昭示人们:有更多的香樟树植根在广袤的大地上。也定然有更多的香樟王向世人展现它那骄人的风采。

那香樟王书柜里的书,定然成为我的传家宝,代代相传。

那香樟王福佑下的畲地村的池姓村民已然人丁繁盛,人才辈出。

香樟王见证了一个家族的繁行生息,见证了一个村庄的历史,而这段历史也正在悄无声息地演绎和传承。

香樟王不朽,不朽的香樟王。


分享: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永泰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永泰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永泰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未注明“来源:永泰新闻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永泰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相关阅读
    [更多]永泰新闻
    [更多]国际新闻
    [更多]国内动态